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血铅事件频发环保部掀肃铅风暴

发布时间:2018-08-10 20:30: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血铅事件”频发环保部掀“肃铅”风暴

8月初,陕西凤翔爆出数百名儿童血液中铅含量超标,这引起社会对于重金属行业污染情况的广泛关注。随后,湖南武冈和云南昆明相继爆出“血铅事件”

血铅事件频发环保部掀肃铅风暴

,事态进一步升级。

9月2日,环境保护部在陕西召开全国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会议,研究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透露,环境保护部正在会同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卫生部等部门,抓紧制定《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

9月4日,陕西省环保厅宣传教育处副处长徐刚对本报表示,“血铅”事件后,当地环保部门正对全省重金属产业进行排查,“环境与人体健康,将列为企业环境评价的重要因素”。

湖南省环保厅科黄亮兵则表示,湖南省的重金属排查已快完成,“具体的处理方案草案已经出台”,不过,其拒绝透露处理方案的具体情况。

“尴尬”的监管

“以后涉及到剧毒的、重化工的、重金属的企业,在做环境影响评价时,不仅要做生态环境的评价,还要加上环境与健康的评价。”徐刚表示,9月2日的全国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会议,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会上宣读的《〈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草案》的第20条。

在徐刚看来,随着环保新政的出台,陕西省的重金属污染的防治将减少一些“尴尬”。

徐刚所指的尴尬是指,“血铅”事件中,外界对陕西环保的误解,“‘血铅’事件并不是因为我们的环保监控失职造成的”。

据徐刚介绍,引发“血铅”事件的企业东岭冶炼公司,是陕西省环保厅国控单位(即环保部国控重点污染源),“我们对东岭冶炼公司实行电子实时监控,事实上,它有亚洲最先进的铅冶炼设备,其环保情况一直合乎各方面标准”。

不过,由于企业环保标准与人的健康标准存在巨大差异,“达标的企业,也难以避免对人造成危难”。

以铅为例,人体标准是以微克/毫升血液进行测定,而企业的标准测定单位是毫克/立方米,“微克和毫克之间相差一千倍,这会带来两个结果的差异”。

徐刚表示,地方当然可以依据国家标准制定更严格的地方标准,陕西在果汁、造纸、水泥等产业皆有地方标准,“不过,这是依据当地的情况制定的,上述行业是陕西限制发展的行业”。另外,标准的制定涉及专家调研、企业现况、科技经济水平等,“不是说制定就能制定的”。

事实上,陕西省对100家左右的国控企业和130家左右的省控企业进行实时电子监控,而上述企业占陕西省70%的排污量,“另外,对于那些没条件装电子监控或者规模较小的企业,我们实行人工监控”。

“血铅”事件暴发后,陕西省开展重金属企业的环保排查,徐刚表示,“陕西省正在准备建立应对类似‘血铅’事件的应争预案,以更好地处理这种事件”。

环保VS经济

“对于不安全、不环保的项目,其对GDP的贡献和效益再高,今后也绝不会再引进。”凤翔县委书记何存贵在向媒体回应“血铅”事件时表示。

在徐刚看来,周生贤的名言“环保出了问题,首先要从经济政策上找原因”,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环保问题的症结。

据了解,中国环保实行属地制,第一人为当地政府,因此“当地政府‘一把手’的重视程度,将对当地的环保情况产生重要影响”。

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发展;而保护环境,同样需要经济发展的支持。如何让经济和环境协调发展,是所有中国环保部门需要考虑的问题。

环境指标和经济指标,往往是各个地区必须同时兼顾的。

“有些时候,一个地区的环保做得很好,但经济上差一点,在最终的排名中就比较靠后了。”在徐刚看来,经济投入和环保工作常常是相互制约的,而“对于中西部不发达地区而言,经济对环境的制约更甚。”

基于上述情况,9月2日,环保部与陕西省人民政府签署了“环境保护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力求把经济与环境相结合,推动陕西环保工作的全方位发展。“之前,也有地方政府与环保部签署合作协议,比如湖北,不过我们的协议可能要更全面一些,是一个综合性的,包括污染防治、环保能力建设、环保宣传教育等”。

徐刚在解释这个“特别”的战略合作时表示,在签署战略合作后,陕西省将能获得更多的中央政府资源。

徐刚举例称,“比如申请一个‘国家级生态示范县’,它有一个指标体系,里面有一个人均GDP和人均纯收入的指标,整体来讲,由于西部经济在全国相对较为落后,那就很难获得国家级生态示范县的指标。但事实上,西部县城生态上已经做得很好,就经济指标不够,在这种情况下,陕西省与环保部的战略协议就能帮上忙,环保部将帮助陕西省申请国家级生态示范县的城市降低经济指标的门槛。”

“这可以推动我们省的县去尝试,过去一提经济指标就望而生畏,大家就没信心了,但通过这个合作,有些县发现跳一跳也能够得着。而有了这个目标,整个陕西省的环保工作将获得推动。”徐刚说。

周生贤在评价中国的环境问题时表示,长期积累的环境矛盾尚未解决,新的环境问题不断出现,“环保问题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

但徐刚亦坦言,“新的环境政策仍然没有办法完全避免类似‘血铅’事件的产生。”

在他看来,鉴于国内经济水平,中国环保工作仅真正开展了年,相对于国外50年以上的时间,“过程还是太短了点,做不了那么多的事情”。

整肃效应

随着监管逻辑的改变,此前主要追求“经济效益”的重金属冶炼企业,必须更多地考虑“环境效应”。甚至,在新秩序下,部分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

事实上,“血铅”事件带来的铅企整治,已经引起铅价的快速回升。而环保部即将出台的《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无疑将进一步加大对以铜、铅、锌、铬为代表的重金属企业的整治力度。

安信证券有色金属首席分析师衡昆对本报表示,此轮整治中,铅、锌将受较大的影响,“铅、锌落后产能比较多,产值也比较大,因此,对市场的影响比较明显”。

不过一个普遍的担心是,类似的重金属整治年年都有发生,监管稍一宽松,那些曾被整肃的企业可能又会死灰复燃。

对此,衡昆表示,“这次的行动相比过往有些不同,很可能会对重金属行业产生长期影响。现在,我在对铅、锌企业进行估值时,已经考虑了这种可能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