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刘绍铭食物越垃圾人就越快乐

发布时间:2019-02-05 01:22: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刘绍铭:食物越垃圾人就越快乐

李有成教授《在甘地铜像前》收《炸鱼薯条之外》一文,读后念念不忘。不因炸鱼,更非因薯条,且容慢慢道来。原来1997年夏天,李教授在伦敦的研究工作快要结束,他有点依依不舍,决心在回台湾前到一家“如假包换”的英式餐厅好好地品尝一下传统英国菜式。

他到了一家格调不差的餐馆,礼貌周周的侍者招呼他坐下后,李教授略略看了菜单一眼,就请侍者推荐几道他们的拿手好菜。侍者欣然同意,向李教授保证他推荐的是英国人吃的英国菜。

过了不久,前菜上场了,是一小碗深绿色的冰冷的汤。李教授用汤匙搅了搅,怎么蔬菜汤不见蔬菜?侍者向他解释说这道Soup of the

day是英国人的消暑圣品。怎不见蔬菜?因为早给果汁机打磨成糊状了。为什么是冷冷的?因为蔬菜是从冰箱拿出来的。李有成听说后觉得有理。拿起汤匙尝了一口,发觉味道有点带咸,忍不住随口问侍者为什么英国人要喝冷汤。侍者说因为夏天天气热,所以要喝冷汤消暑

刘绍铭食物越垃圾人就越快乐

。李教授听后,知道多说无益,匆匆喝了几口就“弃械投降”。

李有成说那顿临别秋波的饭教他终生难忘,虽然那天晚上的主菜究竟吃了些什么,他早已忘得一干二净。看来那小小一碗的冷汤让他受创可深呢,因为往后他到伦敦做研究,肚子饿时绝不往大街小巷找英国人吃的英式餐馆,即使在其他“民族”食肆用餐,点汤时也一定神经兮兮的低声问一句:“汤是热的还是冷的?”

上文说过我读李教授的《炸鱼薯条之外》后念念不忘,因为我也有过感同身受的经验。一次到芝加哥开会,应邀会后到一久未见面的朋友家去吃饭。到埗时看到张系国也在座,立时觉得浑身舒泰,真是“他乡遇故知”。看桌上的铺排,知道我们吃的是西餐。

前菜来了,是名副其实的“冷盘”:冰冷的白瓷汤盘盛着冰冷的奶油混合着一条条青丝的乳酱。我拿起汤匙,轻轻地抽了口冷气,呷了一口,偷偷瞄了坐在我对面的电机神童系国一眼,吓,怎么会面色惨白?不会是心理作用吧?张妈妈说的,冷汤伤脾胃。

席上主人问客人“前汤”滋味如何,我们慌忙连声说好。我还加了一句:“这口汤是一种unprecedented

experience”,一种前所未有的体味。这是实话。主人听了很是得意,用近乎虔诚的口吻告诉我们,他是根据一位法国同事给他的食谱泡制出来的。学名是:冷黄瓜奶油汤。

从主人家出来后我跟科技神童约好下次饭聚的时间与地点。吃什么?大家决定发扬大美帝精神。什么cream of cold cucumber

soup!听来就有点娘味。我们大男人非千层汉堡、超级热狗不吃。越堕落越快乐!食物越垃圾越快乐才是硬道理。

标签: